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三十七章:文会

作品:文学大陆|作者:磬始|分类:玄幻小说|更新:2020-02-21 23:20:22|下载:文学大陆TXT下载
  听着陈炀这看似狂妄的话语,李辛未呆愣片刻,而后方才摇摇头道:“原来脑袋坏掉的人还要多算上你一个呀!”

  陈炀闻言,顿时轻笑一声,也不气恼、也不说话,只是调动体内的文力,双肩向上猛地一抬,立即就挣脱了两个蒙面大汉的束缚,甚至因为他使出的力气太大,还挣得那两个大汉手腕痉挛。

  看着这一幕,李辛未眉头一皱,猛地一惊,原本淡然的表情凝重起来。

  他倒是没有想到,陈炀这厮居然也凝聚出文力来了,恐怕也已经通过了文学协会的考核。

  而且看他那文力的雄浑程度,甚至不弱于自己,再结合上次他向自己求饶的时间,那其应该是短短一月的功夫达到了一境中期,天赋竟恐怖如斯!

  这样一来,自己再想要对他动手可就没这么容易了,实力上不允许。

  毕竟陈炀可是知道,文力的积累速度除了和天赋、文灵有关,同时最主要的还在于所学习的情节上。

  一般来说,文灵中所收录的情节越强,那对于加快文力积累速度的帮助就越大,更有利于提高文力质量。

  就在他如此想着的时候,突然听见陈炀轻笑着开口了:“李辛未,你现在是不是很后悔当初听信了我的话,没有立即杀我啊?”

  李辛未立即就回过神来,眼珠子一转有了主意,摇摇头道:“你这话可就错了,如今正是危难之际,多一份力量总是好的,这样吧,明日的文会之上我当众向你道歉勾销恩怨!

  只希望,你这个一境中期的修行者能不计前嫌,为我林山城出力!”

  原本陈炀说那句话的意思就是想要吸引李辛未的注意力,而他的手则背在身后,利用文力所变作的邪气幻化出一把剧毒飞刀,准备出手偷袭。

  不过。在听到李辛未口中文会的时候,他却是手中动作一顿,这个文会他倒是真没有听说过。

  似乎是看出了陈炀显露在脸上的疑惑,李辛未嘴角微笑,解释道:“所谓文会,其实就是我们这些文力修行者聚在一起,作出一些作品让其他人评论,又或者是谈论对各类作品的理解。

  这样一来,相互交流,取人之长补己之短,可以很好的提升我们创作或是领悟情节的能力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!”

  陈炀点了点头,随后他的手腕暗自发力,便准备要将飞刀掷入李辛未的喉部,一击致命。

  至于那所谓的文会,以及李辛未所言的在文会上公开道歉,他可是没有丝毫兴趣。

  毕竟原本的那个“陈炀”,可就是被他派人打死的,双方一开始就是不死不休的结局,此时倒不如偷袭杀了他,正好也省得麻烦。

  不过就在这时,李辛未却是继续说道:“而且每次文会都有一个彩头,只要能拔得头筹,那至少有五十张推荐灵符的奖励!”

  听到这句话,陈炀原本都要甩出去的飞刀再度缩回了背后,居然还有推荐灵符?那他这下算是有兴趣了。

  “怎么有这么多推荐灵符?”

  “因为每个参加文会的修行者,都需要缴纳一张推荐灵符方能入场,而每次文会的人数都在五十人以上!”

  说完李辛未顿了顿,给足陈炀考虑的时间,而后方才问道:“那不知道陈兄是否愿意前往,至于你的那份推荐灵符就由我出!”

  瞥了一眼李辛未,陈炀心中暗自思量,李辛未这家伙不可能看不出来自己两人势同水火的关系,之所以邀请自己去文会,恐怕也是打着什么坏主意。

  不过,自己本来就极为缺乏推荐灵符,这送上门来的资源,又怎么可能拒之不理?

  至于想要除掉李辛未,什么时候都可以,大不了等文会结束了把那些推荐灵符拿到手,之后再收拾他也不迟。

  如此想着,陈炀手中的飞刀便再度化为文力消散,点头同意下来,并且定在了明日七时一同前往文会举办处。

  决定之后,陈炀便继续朝着客栈而去,至于李罗升自然也是跟上去了,只留下李辛未一干人等依旧在小巷中。

  看着两人身形渐渐远处,其中一个蒙面手下拱手问道:“少爷,你不是说要得到那匕首吗?怎么又让他们走了,而且还对那个贱民如此礼让?”

  李辛未看着李罗升和陈炀离去的方向,面色不变:“匕首我自然要得到,大不了以后再从自甘堕落的那个废物李罗升手上拿回来就好了。

  至于如此礼让,我前些日子看过这次通过读者测试者的名单,里面根本没有陈炀,若是没猜错的话,他应该是成为作者了。

  而且刚才他挣脱你们控制时,我就发现他居然到达了写手中期,此等晋升速度着实令人恐惧。

  不过,所谓文如其人,文力在一定程度上也与个人品性有关,若是能在文会上让他身败名裂,他的文力短时间无法寸进,我们再想办法杀了他。

  毕竟,我们双方从一开始,就已经成了不死不休的敌人!”

  其实还不仅是这个原因,陈炀如今真的成为了作者,而且也有如此深厚的文力,肯定是创作出第一个情节了。

  再结合近些时日没有见到他的情况就知道,他当时应该是出城采风,可是如今这毒文密林蔓延之时却又回到了林山城中,这其中意味更令人无法接受!

  ……

  日落西山、朝阳初升,转眼间时间便来到了第二天,这天一大早,陈炀和李罗升便起了床,稍稍整理一番后,在六时三刻便等在了客栈门前。

  昨日和李辛未分开的时候,陈炀就将自己等人打尖的客栈告诉给了他,让他明早来这里找自己,之后再一起前往举办文会的溪辞阁。

  没有在外面等多长时间,陈炀便见到街上出现一架豪华的马车朝着客栈疾驰而来,在车厢的两旁,还附着着两个大大的鎏金“李”字,正是李辛未的专属座驾。

  马车停在了客栈门前,李辛未满脸堆笑的将陈炀和李罗升迎了上去,和当初去抢陈炀礼物的时候相比,此时的他才可谓是真正风度翩翩的世家公子。

  陈炀看着他这副神情,正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,当初他想要将自己置于死地,从一开始就不可能和解。

  先不说他不是那种明大义的人,即便是,那面对自己的时候,就算本着团结全城力量的打算,也不可能露出这种近乎讨好的作态。

  因此,在陈炀想来,那结果就只有一个了。

  他的这种模样更像是在做贼心虚,应该是怕自己突然不想去文会了,所以便迁就着自己,至少要把自己先带去文会再说。

  如此说来,这次的文会李辛未恐怕也是做了手脚,不过就凭他们这样的蠢材,恐怕对付上自己,也就和毒文密林中自己对付殷源一般。

  就在陈炀心中如此计较的时候,李辛未的马车已经停在了溪辞阁前。

  这溪辞阁是一座豪华的小阁,位于城中专门独立出来的銘柳湿地区域,周边人口稀少,环境优美,正是一个令人赏心悦目的好地方。

  李辛未率先下了马车,对着溪辞阁大门作出一个请的手势,道:“陈兄赏脸大驾光临,请先入阁!”

  陈炀走下马车,四下环顾一周,轻笑道:“有你李辛未的地方,的确也只能用乌烟瘴气来形容,我如今到来,的确也是令得这里蓬荜生辉!”

  说完,陈炀也不看李辛未那气得微微有些变形且抽搐的面庞,径直就走进了溪辞阁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