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83.说切磋武功你们信吗?

  嬴思瞳想什么夏源一想就能知道。

  血族对他的鲜血有着发自内心的渴望。

  喝醉以后的血族不知道能不能控制住自己。

  要是一不小心吸多了,导致他一命呜呼可怎么办?

  夏源略作思考,觉得不能坐以待毙。

  嬴思瞳力气很大,好在她有点喝醉,夏源觉得自己还有一战之力。

  他大脑里面闪过一系列之前强哥教授的MMA动作。

  “我们今天要教的,是MMA里的地板动作,主要是用于以弱对强,被别人放倒的情况……”

  轰隆一声。

  强哥的声音仿佛在耳边响起。

  电光在夏源的脑海中炸开,他把那些招式都记了起来。

  ……

  外面堆满了厚重的雪花。

  月影阑珊,皎洁地照在窗户上。

  两道身影在屋子里面上演着最强人类与血族的战斗。

  锁!

  解锁!

  再锁!

  再解锁!

  ……

  哗啦一声。

  两个人重重摔到地上。

  终于承受不住,旅馆的那张席梦思连同下面的床板一起塌掉了。

  嬴思瞳咳嗽两声,坐在地上,有些茫然地看着夏源。

  她打了个酒嗝,明显有些吐意。

  “我不就是想搂着你,你至于吗?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夏源张了张嘴,一口老气堵在胸口没运上来。

  你要是早点说至于这样吗?

  ……

  一夜过去,什么事情都没发生。

  嬴思瞳吐了一晚上,胆汁都吐出来了。

  夏源为了照顾她觉都没睡,累得虚脱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也不可能发生什么。

  更何况床板还塌了。

  就着塌掉的床板,夏源嬴思瞳放回床垫上,继续给她盖好被子。

  嬴思瞳虽然清醒很多,可是头疼得厉害,想睡又睡不着是最痛苦的。

  挨了一会儿,在夏源打扫的窸窸窣窣(xī xī sū sū)的声音中,血族美少妇勉强进入了梦乡。

  夏源把地上的呕吐物打扫干净,跟着坐到了床垫上。

  没有床架子的床垫,只能被称为榻榻米。

  应该感到庆幸的是,嬴思瞳没有发挥出十成的功力,否则这半个楼层都不一定能守得住。

  当夏源钻进被子的时候,一股暖流从里面涌动出来。

  其实人的需求也很简单,在天寒地冻的夜晚有一个可以暖身的被窝就足够了。

  他侧头看着嬴思瞳,心里面仿佛照进了一片白月光。

  血族美少妇侧头倒在榻榻米上,右手枕在脸下,表情宁静祥和。

  她的身体蜷缩着,就像是一只小猫。

  白皙的皮肤上还有着一些汗水,一缕发丝被打湿了沾在脸上,显得她的样子楚楚动人。

  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,不知道她梦见了什么。

  只是不时地发出一声呢喃。

  夏源只觉得一颗心都要被融化了,当她睡着的时候,嬴思瞳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天使。

  他看着她,不免有些心跳加速,口干舌燥。

  嬴思瞳的嘴唇微张,饱满立体的唇线显得是这样的诱人。

  夏源心中一动,俯下身来。

  但是,他犹豫了一下,最后只是用嘴唇轻轻沾了一下她的额头。

  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3点多了。

  夏源眉头微蹙,也该是睡觉的时候了。

  一股倦意犯上心头,他平静地躺了下来。

  睡了一会儿,他发现有些不对,用手一抹才发现自己穿的并不是秋裤。

  还别说,连裤袜有些燥热。

  “嘶……”

  当他脱下那条保暖裤袜的时候,痛得整个人心头都揪了起来。

  这种情况,用科学一点的解释就是——

  腿毛跟裤袜摩擦产生了静电,导致本来应该平贴顺滑的腿毛变硬,扎进了裤袜的网洞里面。

  这猛地一拽,那酸爽,简直就跟用脱毛贴差不多。(别问作者怎么知道的,问就是不和谐。)

  夏源好不容易躺下来,跟嬴思瞳面对面。

  他看了一会儿,翻过身,把背对着她。

  因为害怕再多看两眼就会忍不住。

  不知道过去多久,夏源迷迷糊糊,半梦半醒间,嬴思瞳的脸贴到了他的后背上。

  “嗯……”

  血族美少妇轻轻地用脸蹭着他的背,最后将下巴磕放到他的肩膀。

  “真好。”

  也许是因为之前背着她在屋子外面溜了一圈,她现在对夏源的背感到颇为留恋。

  过了一会儿,嬴思瞳呢喃到,“父亲。”

  与此同时,两条涓涓细泪从她的眼角流出来,打湿了夏源的脖子。

  夏源心中一动,这家伙恐怕是梦到自己的父亲,把他的后背当成了1800多年的血族老丈人了。

  “现在不叫父亲了,要叫爸爸。”

  “爸爸。”嬴思瞳低头嗅着他的头发。

  ……

  夏源从被窝里钻出来,给自己穿戴好衣服,然后将嬴思瞳放到背上。

  他在外面给两人罩着一件厚厚的羽绒服,然后背着嬴思瞳坐着电梯到了楼下。

  月光从天空中飘落下来,将地面上的雪映照得皎洁无华。

  月光之下,两人一影,在雪地中慢悠悠走着。

  在风雪的尽头,仿佛整个世界还是1800多年前的样子。

  嬴思瞳匍匐在夏源的肩头,嘴角露出甜甜的笑容。

  晚上嬴思瞳做了一个梦——

  她梦到世界上真的有月光宝盒这个东西。

  于是她带着夏源回到了古时候,在那个兵荒马乱,军阀混战的年代,她和夏源找到了失散的父母。

  然后……

  ……

  早上10点左右,夏源给旅馆的前台打了个电话。

  客服人员来弄的时候,眼睛都瞪直了。

  “哎哟,我的小狼爷,床都给弄塌了。”

  夏源痛苦地扶住额头。

  ……

  客服人员查看了一番,表示这床修不了,可以先从空房给他们先搬一张过来。

  但是损坏的钱夏源得赔偿给旅店。

  不一会儿,客服人员就给搬了一张床过来。

  被子褥子垫子都给弄好,他们这才离开了。

  离开之前,客服人员再三嘱咐他们,晚上一定要适度,别再把它弄坏了。

  夏源对他们表示了感激,笑容真诚而苦涩。

  我说是切磋武功你们信吗?

  ……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情人节快乐!

  再过几分钟就不是情人节了,希望大家早生贵子,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。

  ……

  起点首发,新书期,求收藏、推荐票、投资、打赏、角色比心。

  感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