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一百五十一章临别托辞

作品:星魂记忆之黑洞星空|作者:碧天云|分类:玄幻小说|更新:2020-02-15 14:13:07|下载:星魂记忆之黑洞星空TXT下载
  第一百五十一章临别托辞

  敖玄云每天早上都会很开心,不论昨日有什么不痛快的事发生,只是睡一觉自然都会消失,他来到大堂时水无双城主已坐在堂着,脸色红润,手边却是昨天敖玄云给她买的一盘水粉,堂中一边是哈蕾儿与红凤,另一边则是白欢与三娘,还有山中秋韵竟也坐在桌前。

  敖玄云一看只能在红凤一边桌子上坐下,大家都不说话,只顾着喝点茶,吃点那桌上的点心,这也算是早茶了。

  水无双见敖玄云坐在红凤一边,向敖玄云招了招手,敖玄云左顾而言它道:“水城主叫我吗?”

  水无双耐住性子,还是温柔的说道:“我当然是叫你,昨晚你还坐在这里,为何今日反到坐红凤那边去了。”

  敖玄云一笑道:“昨日是云宫宫主,今天却是城主,我那敢不请自坐呢?”

  “那我现在让你坐过来,难道你不坐吗?”

  水无双很好奇,这人变化可比这双灵镇一体双灵变化还要快。

  敖玄云走到水无双对面坐下,正好是昨夜坐的地方。

  “为何怕我,难道我比姐姐还要让你害怕吗?”

  水无双不解的问道。

  “无双妹妹,你看这桌上的水粉你还喜欢吧!”

  水无双看了看道:“也难得你有心,还不错,我收下了,不过记得以后有钱了要还给三娘!”

  “一定,一定,这个当然了!”

  敖玄云笑得很尴尬,自己什么时候有钱,那还真的说不上来呢,可这欠着就只能先欠着了。

  “你如此害怕,肯定是有什么事做错了,或是又有什么鬼主意,依你的脾气,决不会如此!”

  水无双很肯定的说,却是因为今天的敖玄云虽然还是最后一个起床,但至少不用人去叫,况且他刚进门时还满面红光,可一进来见到她坐在这里,就显得有些拘束,这是很反常的。

  敖玄云看着水无双道:“无双妹妹,昨日答应你的事,恐怕有些难办了!”

  水无双这时才有所思虑,她已听三娘与白欢她们汇报过,却不能怪敖玄云,反而是敖玄云布置得当,这才差点抓到采灵盗,可他却如此说来,竟是抓不到这采灵盗是他的责任了。

  大家本来看敖玄云与水无双说话,都不太理,各自品着茶,似乎对敖玄云这种不正常的举止很习惯,就连昨夜认识的山中秋韵都不觉得奇怪,可刚才听他这样一说,必知他有下文,也都停了下来,看着敖玄云。

  水无双看着敖玄云微笑着道:“玄云,你不会又想耍什么诈吧,昨夜之事,我听三娘与白欢讲过,她们都夸你考虑周详,第一晚就差点抓到采灵盗,不会现在就想领功吧!”

  敖玄云一听,双手摆着道:“不会,不会,怎敢领功,无双妹妹不罚我,我就很开心了!”

  “那又是为何,看你今天见了我,就像老鼠见到猫一般!”

  水无双说完,自觉都有些玩笑,只是一手蒙着脸,脸露笑意。

  “昨夜这一惊采灵盗,怕是他以后都不会再来了,我七天内又如何抓得到他呢?”

  敖玄云吃着一个水果,这才慢慢悠悠的说出他的想法,这让大家都十分意外,却又在情理之中。

  水无双一想,这敖玄云的脑袋也不差,他说的当然是事实,这打草惊蛇,那两条蛇看见这么多人来抓他,他又如何还敢再来,其它人的魂力如何她不清楚,可白欢、三娘、还有自己姐姐的魂力应该还是十分自信的,如此说来,他的分析竟是十分有道理。

  “你为何这么肯定他们不会再来了呢?”

  水无双这个问题看似问得有些不必要,就连三娘都以为水无双对昨夜的事没听清楚,于是回报道:“双儿,昨夜我与宫主还有白欢,哈姑姑娘,还有红凤姑娘以及这位山中秋韵公子,同时向采灵盗袭击都让他跑了,他必然知道我们几人的魂力如何,若他敢再来,不是自投落网吗?”

  “三娘,这些你们都已跟我说清楚了,我只是想听敖城主的想法,你们也可以听一听为何?”

  看来水无双所问,其实是知道敖玄云能如此肯定,必然还有其它原因,因为刚才三娘所说的这些,她也知道,而其它人必也想得到,如是这样,敖玄云必不会如此做作,故作神秘了。

  敖玄云看着水无双微微一笑道:“还是水城主了解我,昨天你们追了出去,我却没有追出去,你们可知道这是为什么?”

  “为什么,还不是因为你懒,那能还有什么原因,若是你追出去,以你的速度还能让那两个采灵盗逃走,我这才不信呢”

  红凤听敖玄云憋了半天竟然问出这样的问题,心里有气,就直接给说了出来,不过她主要是对敖玄云不去追那两个采灵盗生气,她看过敖玄云与金牛守护的大战,知道敖玄云瞬移的速度在这一众人中,怕是无人能比,可不理解的是敖玄云竟然不追,理由却也不充分。

  水无双一笑,凤凰鸟脾气确实急。

  敖玄云笑着道:“不错,是因为我懒,不过主要还是因为他们知道我,知道我的名字!”

  说完敖玄云自己端起茶杯喝起了茶,也不管这面面相斥的几个人,他知道他如此说,必定有人要问。

  哈蕾儿却不再让红凤发问,只是浅浅的笑着道:“玄云,你出九灵历数次险,又在金牛镇搞得沸沸扬扬,并且还有两个逃往双灵及横南山脉的黑衣人,这么多天了,虽然这些镇相隔甚远,可至少也有一些往来,知道你的名字,并不奇怪,尚且你也说过,魂帝会让九灵归位的事,传遍境地,有人知道你的名字,却并不是什么稀奇之事呀,为何你却如此判断!”

  哈蕾儿的话十分有理,就连水无双都点头含笑,看着敖玄云。

  敖玄云听哈蕾儿说完,竟也不再卖关子,接着道:“哈姐姐,你说得不错,他们知道我的名字不奇怪,奇怪的是他们叫了我的名字!”

  白欢一听,看着敖玄云道:“你说他们叫了你的名字,什么时候,为何我与三娘还有宫主都未曾听见!”

  白欢自觉他的听力不下于其它人,一个能呼风唤雨的龙灵,自然能体察细微了。

  敖玄云道:“当三娘发出哨音之时,在哨声间,有一个声音直接传入我的耳朵,叫着我的名字‘敖玄云’”

  大家听完这才恍然大悟,但还是不知道敖玄云为何如此判断。

  敖玄云接着道:“我听见我的名字,自然就不用那么急了,因为他们在找我,所以我就慢慢的走了出去,只是你们跑得太快,把那两个家伙给惊吓跑了!”

  敖玄云说了半天才说完整件事,说来说去,竟是怪别人太急,反而坏了他的抓捕大计一样,这边红凤与哈蕾儿都不说话了,一直看着他,若他不说清楚,那必定少不了一顿臭骂。

  敖玄云自然知道,所以才接着说道:“你们觉得这两人魂力如何?”

  三娘一听,说道:“这两人魂力自应是一般,听敖守护这么一讲,似乎是故意隐藏实力,但至少在魂师一级。”

  敖玄云听完,也不等其它人问就回道:“那他们吸食普通人灵的精魄能有何用,对他们而言,这境地山中自有比普通人灵精魄更有用的,为何要犯险来此,吸食这些普通姑娘的精魄,对他们来说,可能只起到美容的作用!”

  这个问题是这一众人都未想过的,都以为这采灵盗是为增强魂力才吸食姑娘的精魄,可如敖玄云一说,这确实是犯不着之举。

  水无双淡淡笑着道:“玄云,敖城主,你的意思是他们想引你出去。”

  “不错,他们意在引我跟前他们而去!”

  大家听到这里才知道,敖玄云说了半天,自是有些骄傲,有些自以为是,把自己抬得太高,可他的说辞却挑不出一丝毛病,大家却都在慢慢细思。

  “那你昨天晚上为何不追去,你可还没回答我呢?”

  红凤还是不依不饶的问着同样一个问题,看来敖玄云若是不说清楚了,这事情是无法解决的。

  “一来因为我不想丢下你们,我又怎么舍得留下你们自己走了呢,那狮山镇在横南山脉,要走当然是一起走了,二来呢是我跑得比他们快,所以怕把自己弄丢了”

  敖玄云不仅把自己说得聪明十分,而且把自己说得魂力高深,更是还把自己说得十分重情重义,这确实是难得。

  山中秋韵这时看着敖玄云问道:“敖公子为何确定他们是狮山镇人呢?”

  大家都觉得敖玄云虽然分析的有道理,可这样果断却是变成武断了。

  “过了这湖的方向,应该是十二城,可我本就要去十二城,那两人犯不着如此周折,而狮山镇我却不一定会去,所以他们定然是要让我去狮山镇了。”

  白欢却是拍着手道:“敖守护真是聪明,这两个采灵盗遇上你自然是难逃你手,我与宫主还有三娘追去,自负这瞬移之术,在这双灵镇应该难有敌手,可这两人在宫主手下都跑得掉,现在就连我都不知道此二人这种瞬移之术有多快,你却能肯定自己比他们还快,是不是有些过于自负了。”

  白欢佩服敖玄云是真心的,可听敖玄云说他比这两人跑得还快,这无形中却是在说他与三娘还有宫主比他跑得慢了,这样却是有伤人之心。

  敖玄云看着白欢道:“白欢兄弟,莫急,我可不敢说你与三娘还有宫主比我跑得慢,只是他们这种瞬移我却知道,他们是遁音之术,也就是说他们只要一开口,声音传到那里,灵体就可以瞬移到那里,你们当然抓不到了,因为你不知道他的声音发向何处,如此始终要后他们一着。”

  白欢本想为难一下敖玄云,不想让他如此光彩,不想大家都不知道的,他却是早就知道,而且说得像真的一样。

  敖玄云说完却是看着山中秋韵,大家都不知道他又想做什么,也都看着这个沉默的公子。

  山中秋韵本来一直在沉思,可却见大家都看着他,却不知自己有什么不对,脸上瞬间通红一片,忙低头问道:“你们看我做啥!”

  大家却也不知为何看着山中秋韵,只知道敖玄云一直盯着他,所以大家也就看了着他了。

  水无双微笑道:“秋韵公子的大作,我已看过,这一画入景的魂术,在境地里我还是第一次见识,敖城主是顽皮些,他做的事总是不着边际,你可别放心上!”

  白欢捉摸着敖玄云的话,却是不解的问道:“你说的两人瞬移之术,与音传确实相似,这一点不可反驳,可你又如何知这就叫‘遁音之术’呢?”

  水无双轻轻道:“白欢,这名字有什么重要之处,这遁音瞬移本就是狮山镇的独特魂术,这不是什么秘密,若不是玄云说出,我们怕也很难想到,毕竟这采灵盗在夜间出没,很难分辨。”

  水无双说完,脸上有些失望的看着敖玄云。

  “所以我今天是不想跟城主坐在一起,因为只要我依这两人的意思去了狮山镇,这双灵镇采灵盗之危自解,只是若要抓住这两个犯事的采灵盗,却已非七日可行,况且这两人来双灵镇作恶却是因我而起,心里十分惶恐,所以我怕城主责罚!”

  敖玄云有些惭愧的看着水无双,把这些一说完,敖玄云自觉也把这来龙去脉给大家说清楚了,虽然这一切都只是他自己的推测,没有任何依据,但所有的推测都看似天衣无疑缝让人找不着反驳的余地,并且这最后的言语却也是真心之话,这两人为引敖玄云去狮山镇,不惜在双灵镇吞噬无辜姑娘的灵魄,让敖玄云有一种‘我不杀伯仁,伯仁却因我而死’的内疚。

  敖玄云喝口水站起身来道:“说了这大半天,秋韵公子,我们一起上路吧,去狮山镇走走!”

  水无双这才意识道,这敖玄云一直躲着自己,是知道他不会再留在这里,所以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,现在事实已摆在眼前,那么他必定是不走不行的了,水无双也没有理由不让她走,暗里却是不想伤了水无双的心,水无双等了那么多年,一直等着敖玄云,虽然敖玄云记不起她是谁,可水无双却是难以忘记,眼中竟已泛着眼花,只是一低头自顾摸去。

  哈蕾儿走到敖玄云身边轻声道:“玄云,你就这样与无双姐姐告别吗?”

  敖玄云笑道:“水城主这管理一镇,自不可轻易离身,包括三娘与白欢都还必须留在此地,当然了我去那边,这双灵镇奸细的事,就只有交给水城主代劳了!”

  “你现在就要走吗?”

  水无双恢复点笑意看着敖玄云,有些不舍,可也知道敖玄云非为私事,所以也只能勉强自我安慰。

  “无双妹妹,你不用舍不得我,我想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,我先去探探,若是我不幸有难,当然还得你亲自出马来解救我了!”

  敖玄云如此说来,此是有理也无理,其它人没有问,可他心里却是清楚的,如此周折引他去狮山镇,肯定不会是有一桌好菜等着他去品尝,因为他知道敖丙一行三人都去了横南山脉,而月神也会去那里,他是在担心他们,而却并非不顾水无双的情义,但这些事他却并不想告诉其它人,只能他自己一个人知道就行了。

  “那你们怎么走?”

  三娘知道敖玄云必走,自然想为他们安排好。

  敖玄云看着红凤道:“红凤,你就驼蕾儿走,绕开十二城,我与山中兄弟自然会跟着你们的!”

  敖玄云回首向三娘一笑,算是已作回答。

  “敖守护,这山中秋韵兄弟不是还没有帮宫主画好画像呢,你为何非要拉着他去,确也不问他愿不愿意!”

  山中秋韵看了看白欢,又看了看水无双道:“谢谢水城主招呼,我确实要去狮山镇,并非敖守护强拉我,至于宫主的画,希望还有机会为她现画。”

  “当然要画,不仅要给宫主画,你还要给城主画,这样我才能随时带着两幅画,自也不会思恋过度了!”

  敖玄云说完向水无双眨眨眼,水无双真不知他又是何意,几人已来到府外,红凤一跃身姿,已腾空而起,金色的七彩之光顿时在府外闪耀,哈蕾儿拉着水无双的手道:“姐姐再见!”

  说完竟自跃上凤凰鸟背上,凤凰鸟一声轻鸣,算是告别,一仰头就朝那云雾中的湖飞去,只是那么短短的半刻之时,已消失在云雾之中。

  山中秋韵看了看敖玄云问道:“好了吗?”

  敖玄云看了水无双一眼道:“好!”

  山中秋韵拉起敖玄云的手,一声轻喝,人却已随音而去,比之红凤不知要快多少倍。

  水无双淡淡的脸上,却是忧虑更多,她现在也知道为何山中秋韵要跟敖玄云一起回狮山镇了。